小歡喜並非渲染焦慮而是源自生活點滴

发布日期: 2019-08-06 15:36:02

聚集教育題材的電視劇著作不少,葵力果但實在深化直面教育現狀的優質著作不多。這幾天,黃磊和海清主演的新劇《小歡欣》刷屏了。三個不同家庭備戰高考的故事,描摹出一幅我國式家庭“浮世繪”。《小歡欣》沒有讓觀衆絕望,目前得到了豆瓣評分8分的成果,許多觀衆評價“劇情太實在,就是當年的我家”。在該劇制片人徐曉鷗看來,這種實在,並不是追求極致的戲劇矛盾,也非烘托焦慮,而是來自生活的點滴。

《小歡欣》設置了三個高三考生家庭,都極具代表性。劇中“摩登家庭”的父親方圓、母親童文潔與兒子方一凡、葵力果外甥林磊兒的聯系開通而和睦;拒絕前夫喬衛東的單親母親宋倩,則對女兒喬英子展開了“全圍住”式的關切;而留守少年季楊楊,面臨“空降爸爸媽媽”季成功、劉靜的忽然關懷,顯得莫衷一是。徐曉鷗說,希望方圓和童文潔的名字成爲我國萬千普通家庭的一個代表符號,別的幾個實在鮮活的家庭,也均是我國家長的鏡像縮影。這幾個不同家庭面臨的親子聯系、婚姻、家庭問題,組成了當代都市生活的“浮世繪”。

《小歡欣》的原著是“命題作文”。做完三年前的《小分別》後,徐曉鷗和黃磊找作者魯引弓寫聚集高考的新作時,黃磊替他起了“小歡欣”這個書名兼劇名。葵力果黃磊的解說是:我國家庭的歡欣來自于“熬著”,過一關就高興一下——中考算過了個小關,高考就過了個大關。魯引弓彌補道,“小歡欣”對應的是“大焦慮”,這個焦慮來自每個家庭的未來——孩子。而在徐曉鷗眼中,高考不僅僅是一個教育問題,更能夠展示社會生活、社會發展的獨特變遷,具有普世價值。高考是一個家庭需要交出的一份答卷,既是所有人的一起回想,又承載了年代的烙印。

魯引弓曾用了兩年時刻在浙江和甯波的高中進行調查,期間接觸到許多發生在高三學段實在的故事。有的家長過于擔心孩子,在學校門口租個房子,全職陪孩子讀書。孩子覺得媽媽盯得太緊,什麽都替他做決定,開端懷疑自我價值,嚴重到一個月都不跟媽媽說話。媽媽嚴重,配了治抑郁症的藥,但又不敢給孩子吃,就讓老公先試藥……劇中被“全圍住”式關心的女兒在現實生活中也有原型,她曾對魯引弓說:“媽媽以上海爲圓心,上海到杭州爲半徑畫了一個圓,讓我報大學不能脫離長三角。可媽媽當年自己考那麽遠,我爲什麽不能去北京呢?”

許多觀衆發現,雙視角的設置帶給《小歡欣》引人深思的效果:葵力果屏幕前的觀衆成了第三方,傍觀來自劇中爸爸媽媽和孩子的兩個角度,無論現實生活中身處什麽位置,都能換位思考。徐曉鷗舉了一個例子:高三處于背叛期的孩子和爸爸媽媽起了抵觸,摔門而去,會不會想到門後的爸爸媽媽是一副怎樣的神情?

《小歡欣》聚集的是高考,而更深層的落點是教育和親子聯系,這也是從《小分別》到《小歡欣》一脈相承的地方。在徐曉鷗看來,在現實生活中,爸爸媽媽與孩子之間的相等和尊重仍是有的,但是兩代人之間的思想差異、抵觸,在高三這個年齡段會表現得更爲劇烈和詳細,“由于到了高考這個關口上,問題都會被擴大,變得更加尖利。”她介紹,劇中更多地講到兩代人的矛盾點,既讓觀衆清晰了解問題的地點,也給予了相應的解決之道。